只要墙头够多,be就追不上我

【宁羞】要命

· 彩虹屁吹不出搞个小甜饼,他们真好

· 国际惯例勿上升

· 编的



“请问The shy是个什么样的选手?”


这不是高振宁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了,彼时的他们刚刚登峰造“极”,无数“Invictus Gaming”的横幅在人海里翻涌飞舞,从观众席上传来的欢呼声太过热烈,以至于心脏震动的频率又快过了平时一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哽在喉咙里头,让他觉得手足无措又忐忑难安。


“这也太真实了吧!”他听见喻文波在自己旁边小声比比,“宝蓝你快掐我一下。” 


王柳羿没顾得上理他,倒是很开心地锤了一把狗AD的肩膀催促他加快步伐回后台,这之后又颠儿颠儿蹭到队伍最前边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旁边去,俩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看见王柳羿被按着连呼噜了几下头毛儿,确实么得一点儿做哥哥的牌面。


啊,是噢。高振宁盯着那个背影若有所思,姜承録也不过刚成年而已。


他的思维开始天马行空,从中国北方落下的第一场雪跳跃到釜山夜晚点亮的烟花,从酒店早餐供应的溏心荷包蛋到比赛前宋义进塞进兜里每人一包的苏打饼干,从队友之间的每一个真诚拥抱再到几步之遥牵起自己衣服下摆的手……无论哪种场面,最终都能点点滴滴融合交汇,伴随着赛场上星点闪烁的银白色光芒落在那个人肩颈臂弯,是暗恋,是惊喜,又是触手可及的无边温柔。


这孩子总是在自己身旁,不远也不近,一个刚刚好适合握手的距离。高振宁蜷起手指,虚虚握住了仁川初冬里寒凉的空气,不久之前那里还残存着一些令人眷恋的温暖,带着姜承録独特的气息,把来之不易的胜利喜悦简单揉进掌心,直到深入骨髓,然后顺着血液流向心脏。


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


高振宁想起他轻轻抖动鼠标的小动作。姜承録总是有许多小动作——他瘦长的手指偶尔会敲敲点点,嘴巴里总是嘟囔着一些中韩混合的奇怪语言,会点头数着拍子读一个技能,也会因为一波完美的补兵而弯起眼睛,有些媒体总是喜欢写他沉默寡言,想方设法拼凑他的性格特点,然后贴上不接地气的灌水标签,这让熟悉他的人与粉丝感到恼火,天知道这个人碎碎念起来的时候多像个小话痨,高振宁想起他曾经刷过的一条微博又乐了,小姑娘们总是有心的,她们从无数个角度揣摩描写的姜承録来来回回看了那么多,最动听的他也只记住了一个,说少年动静皆宜肆意翩然,久居吾心,却无人可及。


还是粉丝彩虹屁吹得好啊,高振宁感叹。


动静皆宜的少年在空大时还只是小声“啊,噢,唉”的程度,被gank或单杀就会变成一长串的啊啊啊啊,与终结五杀时的“哥哥爱你”又很不一样,他喜欢念叨的最近又新添了“能看看我”和“这个我可以吃吗”,那我还能说不行吗?高振宁在心里小声嚷嚷,别问,问就是可以。然而大多数情况下姜承録是严肃又认真的,只有在叫自己上路越塔的时候才会扭过头来,眨着眼睛乖乖巧巧地喊他的名字,笑容多少还是腼腆,却连带着整张脸庞都生动了起来,不太标准的一声“ning”拖长了尾音愉快地撞进心脏最柔软的角落里,轻轻松松就把他从野区拐到了上路,直到比赛结束以后下路二人组批话连篇地问他是不是在上路买房了,高振宁才猛然觉悟起自己是有点儿“偏心”。


艾玛,他打着哈哈跟队友扯淡,这不是怕你shy哥顶不住。


“你说什么批话呢?”心力憔悴的阿水弟弟用尽全力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考量了一下他shy哥各种塔下凶猛的单锤操作,终于忍不住从鼻子里哼出个音节怼到打野脸上去。


姜承録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高振宁坐在椅子上晃来晃去,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来,干脆心不在焉地听着队里几个小孩儿叽叽喳喳,喻文波吹了几句上单爸爸凶的一批突然卡了壳,抓着话筒和空气emmmm,索性王柳羿机智,越过专心耍手机的中单接了句shy哥流批,俩人这才又开始了你一言我一语的骚话环节,喻文波脑回路跟上之后又是新的一轮絮絮叨叨,“哎呀怎么说呢,”他挠了挠头又开始笑,“shy哥这个人真的反差萌,你们别看他游戏里日天日地,实际上他是那种特别腼腆的类型……”


王柳羿疯狂点头,“shy哥很少拒绝,总会说‘好啊’‘这样啊’‘可以啊’……但有的时候也蛮有意思的,有一回他想吃红又不好意思明说,大家让他去solo小龙,shy哥就说我不阔以,我吃红就阔以,杰克就一副好好好行行行okfine。”


姜承録的确是很喜欢说好啊这两个字的,高振宁啊哈哈的同时顺便简单回顾了几年来队内的日常生活,然后百分之一百肯定了这个答案,也许是因为这个词的中文发音比较简单,又或者是因为韩国弟弟不经常拒绝的小小习惯,在上单还理解不了中华语言文化高深莫测的双重否定表肯定的漫长岁月里,“好啊”简单明了,在他们两人的交流相处之中占据了绝大部分的重要位置。 


来双排吗?好啊。


晚上一起吃饭?好啊。


坐我旁边吧?好啊……


高振宁实在想笑,“是不是我喊你干啥你都说好?”


“不会。”


高振宁的小心脏沉了又沉,“不会啥?”


“拒绝,”姜承録抿起嘴来小幅度地笑,“不想拒绝你。”


他的中文发音还是不够标准,他说的很慢,一字一顿的,偏偏又甜又软地砸进了某位打野选手逍遥自在的一颗心里,快乐比甜品和高淀粉食物来的还要凶猛,多巴胺与肾上腺素在大脑需求下疯狂活动,比牛奶更能松弛神经,比巧克力更能振奋精神,比面粉更能带来饱胀的满足感,这又是何等的卧槽!高振宁自我认知十分透彻,他是个将近一米九的东北大老爷们儿,江湖纵横来来往往,什么批话没听过什么阵仗没见过,只不过这一回是真真切切遇到了对手,即使隔山跨海沟通还略带障碍,也照样横冲直撞的向他而来,没耍什么花样,偏偏就看对了眼,哎呦糟了糟了,高振宁手捂心口做仰天长啸状,这可能就是心动的感觉。

……

“请问Theshy是个什么样的选手?”


高振宁没有反应,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多巴胺急速分泌的过去,与某个时间点的自己交汇,紧紧粘合在一起。


主持人话筒往前凑了一点,耐着心又问了一遍,“你是怎么评价Theshy这位选手的呢?”


“啊?啥?”高振宁被捣了一手肘回过神来,掩饰性地胡撸了几下后脑勺儿才开始嗯嗯噢噢。


“怎么说……佛系上单选手?”


采访席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哈,姜承錄不知道明不明白意思,坐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最终在宋义进的友情翻译里抬起眼睛瞥了高振宁一眼,目光短暂接触后又迅速低垂了视线,扬起一个略带羞赫的笑容,半只耳朵红到不行。


妈耶,打野爸爸的心里有只小鹿dokidoki,这可真是要命。

 

—end—

评论(15)
热度(166)

© 李吉几 | Powered by LOFTER